相关剧情 > 庆典

    星元纪158年3月,星域探索组织第一舰队抵达位于崔斯塔娜星区的菲达星球进行例行维护补给。舰队停留的城市埃尔德正值夏季,这个季节的埃尔德白天炎热并不适宜工作,但晚上却较为凉爽,因此夜间经常会举办庆典活动。这些庆典各具特色,而其中最著名的要属“五月祭”了,这次星域探索组织的舰队成员也正好赶上。

    “这个湖就是菲达最大的陨石坑了吧,好漂亮。”迎着清爽的湖风,埃米望向湖面。白天泛着淡紫色的湖水,在夜晚如墨般沉郁,只有湖周围的灯光点缀在湖面上,随着水波的泛起,如丛林间穿行的流光冷莹,又似空中稀稀落落的晨星。
    这是个由陨石撞击而成的圆形湖泊,四周被山丘环抱,人类在对这颗星球殖民的时候,就沿着这个湖改造。尽管埃尔德人口稀少,经济也不发达,但同样没有大城市的喧闹与忙碌,也算得上是安定和谐。
    “艾尔,快看,那边,那边就是举行庆典的地方吧。”埃米手指着湖边一座传统建筑仰首眺望。只见那边灯火通明,人头攒动,各式各样的店铺摊位林立,人们往来其中,热闹不凡。
    “啊,那个应该叫做‘神社’吧,是比较神圣的地方。”艾尔给埃米解释道。
    埃米点点头,看着从身旁路过的女性说道:“艾尔,你看这衣服好漂亮啊,是这里什么庆典要穿的传统服饰吧?我们过去看看有没有卖好吗?”
    艾尔看着兴奋的埃米,叹了口气:“这个叫‘和织’啦。还有这个庆典叫‘五月祭’早上就和你说了啊。”
    “忘记了,不过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呢,现在也不是五月。”埃米吐了吐舌头,歪着脑袋对艾尔问道,尽管埃米和艾尔的年龄相差无几,但性格却天差地别,不过这并不影响两人成为好友。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还有不要装可爱了,明明和我差不多大。”艾尔一脸无奈。
    “嘿嘿,那是因为艾尔看上去很像姐姐啊。嗯...会不会是纪念叫五月的这个人呢,算了,不管了,我们快点去庆典吧”埃米并不纠结这些,拽着艾尔向庆典现场走去。
    艾尔两人沿着这个菲达湖的沿湖公路一路缓步走着。四周树影婆娑,安谧宁静,只听得到各自的脚步声和远处隐约的热闹。
    “艾尔,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来菲达星吗?应该不只是单纯为了补给吧。”似乎是受环境的影响埃米不像刚才那么兴奋而是用稍显冷清的声音说着。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是有什么要事吧,队长他们不是去和当地总督会面了吗。”艾尔拢了拢被风吹乱的鬓发。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呐呐自语道:“也不知道队长到底要做什么...”望向天空,漆黑无比,从菲达是看不到星星的。
    埃米没听清楚疑惑道:“什么?”
    “没什么,只是突然有些感慨。你说我们做这些研究到底是为了什么?”
    埃米停下脚步,黛眉微皱,思索了一下说着:“我没有艾尔你那么聪明,也没想过这些问题,我只知道从很久之前开始这些工作就是我的全部了,我也没想过之后会变得怎么样。只要一直能像现在这样,大家能够在一起探索,一起旅行就足够了。”
    艾尔略带惊奇地看着埃米:“真不像是你说的话,不过确实如此,只要大家能够在一起就行了。”虽然这么说着但艾尔的内心还是有一些担忧。
    “嘿嘿。”埃米笑了笑,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挠了挠头:“艾尔酱,快到了,我们快去买那个‘和织’吧。还有..那个...可以稍微借我点钱吗?”
    “没有!还有不要叫我艾尔酱!”
    “有什么关系...”

    而另一边,查尔斯和赛义德带着一帮人吵吵嚷嚷地也已经来到了‘五月祭’的庆典现场。众人立马被庆典给吸引住了,新奇有趣的游戏,美味可口的传统美食,还有赏心悦目的表演。这些对于星域探索组织的成员来说都是十分新鲜的。
    “查尔,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你不去邀请埃米吗?”赛义德手里拿着小吃,对着身旁的查尔斯说道。
    “她应该和艾尔博士去逛了吧。”查尔斯个头略高,越过人群东张西望的。
    “在找埃米吗?”赛义德咬了口小吃。
    “没有,我在找有什么好吃的?”查尔斯否认道,但却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你呀,要赶紧找机会了,这样拖下去可不行。”平时沉默寡言的赛义德面对查尔斯可是没有了平常的样子。
    “啰嗦,吃你的去。”

    经过十几分钟的步行,埃米和艾尔沿着湖边公路终于来到了庆典现场,在途中她们还遇到了带着萨萨的泽诺比垭,也顺道带着她过来了。
    泽诺比垭抱着萨萨左顾右看的,十分兴奋。埃米则是径直跑向了卖和织的店铺。艾尔无奈只好拉着泽诺比垭一起追着埃米。
    “呐,你看,这衣服果然好漂亮啊。”埃米手里拿着一件和织,双眼冒着光,对着艾尔说道。
    看着路过的那些穿着和织的女性,身姿绰约,加上传统的高跷盘发,露出白皙的后颈,连平时对穿着打扮不在意的艾尔也不禁感叹确实好看,不禁说道:“我们回去的时候买几件带回去吧。”
    “好啊...”埃米话未说完,就带着泽诺比垭跑去其它摊位了。艾尔想着,虽然埃米是个不弱于自己的优秀科学家,但是在这方面却像个孩子似的。
    这次埃米来到的摊位前摆放着一个大水盆,里面有些小金鱼,众人在边上从里面捞金鱼,不过好像用的是纸网。泽诺比垭怀中的萨萨不仅长的像猫,看见盆中的小鱼,也是双眼泛光,如果不是泽诺比垭抱得紧恐怕就要直接跳下去了。
    埃米向店主问明白了规则,交了钱,手拿纸网,自信满满地对着萨萨说着:“萨萨,看我给你捞一条上来。”
    “喵!”萨萨目不转睛地盯着水盆里的金鱼。
    撸起衣袖的埃米选中一条正在游弋的金鱼,然后迅速出手。只听“啪”的一声,金鱼穿过破掉的纸网又跳回到盆子里,继续慢悠悠地游着。
    埃米哭丧着脸怏怏地把手中破掉的纸网还给店主,看向萨萨。
    而萨萨则是一脸嫌弃地扭头鄙视表示丢人。
    “好了,算了,我去买点吃的,刚才那边好像有卖烤鱼,带点给萨萨就行。”艾尔看着她好笑的表情说道。
    “哦,我要吃那个。”埃米说着指着对面摊位。
    “好,好。”
    待到艾尔回来时发现,泽诺比垭和当地的小孩子们正在逗弄着萨萨玩耍,而查尔斯和赛义德一帮人也出现在埃米身边。
    “嗨,我以为你们不会来。”查尔斯看到艾尔打着招呼。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艾尔把手中吃的递给埃米和泽诺比垭问道。
    “有一会儿了,不过刚遇到你们。”
    看着查尔斯他们穿的和织,基本上都不伦不类,而唯一顺眼的也就赛义德了:“你们穿这个可不好看。”
    “男的穿这个本来就不好看啊。”查尔斯反驳道。
    “嘭!”人群突然吵嚷了起来,在远处漆黑的天际映衬下,绚丽的烟火在空中绽放,分裂成小小的光点,五彩斑斓,照亮了整个庆典。大家不约而同的抬起头,默不作声,遥望这灿烂的一幕,享受此时美好的瞬间。

    同时,在与当地总督进行晚宴的约顿海姆等人也同样看着外面的烟火。不同颜色的火光映衬着在座每个人的脸庞,表情各不相同,似乎也暗示着每个人内心不同的想法。
    烟火结束后宴会继续进行,总督喝了口酒开口说道:
    “阁下,真的如刚才所说,只要我答应你们的条件,你可以确保让这里避免战火?”
    约顿海姆回过神来瞥了总督一眼答道:“当然。”

    烟火表演结束之后整个庆典就进入了尾声,人群逐渐散去,菲达湖畔的这座小城市又慢慢地恢复往日的宁静,但谁也没有看到在那片宁静下潜藏着的暗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