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剧情 > 士兵凯恩

    “凯恩下士,议员和执政官的舰队马上就要来了,你还在这磨蹭什么,赶紧回去站好。”一名身材魁梧,身着作战服的将军用略显苍老的声音对着士兵说道。
    那名年轻的士兵应了一声,便走向自己的岗位,不过边走还边嘟囔着:“有这工夫视察,还不如多研究研究对付深渊的方法,大人物啊……”
    将军看着凯恩走远,默不作声,直到身影消失,最后他叹了口气,转身眺望着窗外漆黑的太空。
    过了些许时候,远处出现光点,由远及近,渐渐地将军看清了,来的是议员一行的舰队。为首的是一艘印着星盟标志的荣耀级无畏舰,与两旁跟着的两艘巡洋舰相比那庞大的钢铁身躯,令人一眼便能感受到它的威武。缓缓靠近后才能发现它身后还跟着四艘不太起眼的护卫舰。这只舰队靠近后减缓速度准备停靠。
    来到舰队停靠的星际港口内,首先走出舰船舱门的是护卫舰和警卫舰的士兵们,分列两边,泛星系共同体联盟的凯尔茜议员和路德维希执政官随后缓步走出舱门。刚才的将军迎上前去,苍老的声线,但却难掩喜悦地说道:“欢迎你们来到星际堡垒,议员还有执政官阁下。”说着他举起右手,做了个标准的军礼,那一头齐整的白发,像是披着白雪的劲松,尽管岁月在其脸上留下了皱纹,但他目光如炬,时间似乎掩盖不住他的神采。
    凯尔茜快步上前,握着将军的手说道:“将军阁下亲自来迎接真是受宠若惊,看到将军的精神还是那么好这可比什么都重要。”
    将军笑着回道:“哈哈,我再几年就退休了,只是还想在退休前上前线亲眼见见那所谓的深渊舰队。”
    “有将军这话,我们就放心了”,说着她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凯尔茜肤色稍微偏黑,但精致的容貌和成熟的气质使得她别有一番风情。
    此时,身旁的路德维希执政官在将军面前行了个军礼恭敬地说道:“维尔将军,您好。”
    维尔将军也回了个军礼,再次放下手,收敛了笑容后说道:“我带你们先去看看这星际堡垒的修建进度吧。”
    随后维尔将军领着凯尔茜和路德维希走向星际堡垒内部,两旁迎接的士兵同时举手敬礼。走过凯恩时,凯恩也敬起了军礼,但如果隔着头盔面罩看向他就会发现他的神色并不是那么的恭敬,带着些许不满。

    带着凯尔茜和路德维希参观完星际堡垒的建造进程,维尔和他们来到了会议室休息。
    凯尔茜环顾会议室的四周,询问道:“伊尚元帅了解现在星际堡垒的建造进度吗?”
    维尔坐在椅子上说道:“元帅他现在一心想的是在前线抵抗深渊舰队为民众们的撤离创造时间,这边暂时顾不着。”
    凯尔茜想了下,虽然周围没有其他人但还是压低了声音说道:“您应该知道的,没有多少时间了,星际堡垒差不多建成了,那些人已经开始要放弃内部星域了。”
    维尔淡淡地笑了笑:“至少能走多少人走多少人,能撑多少时间撑多少时间吧,我想这也是元帅他现在所希望的。”
    凯尔茜略显激动地说道:“我这边会在理事会中尽力,但我希望元帅一定要平安地回来,星盟将来还需要他。”
    路德维希也承诺道:“在军部上应该没有大问题,我们也会尽全力支援伊尚元帅的。”
    ……

    在维尔将军三人探讨形势时,凯恩和士兵路易斯在门外执勤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你说,人类能够挡住深渊吗,听说前线其实一直在打败仗。”凯恩懒洋洋地问着路易斯。
    但路易斯显然对吃饭的事情更加关心:“我怎么知道。那个,凯恩,里面什么时候结束啊,都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了吧。”
    凯恩无奈地叹了口气,背靠着墙:“我也不知道,听说那两个还是什么厉害的大人物,……,估计厉害的都不用吃饭了吧。”
    说到吃饭,路易斯似乎想到了什么好吃的,吞咽了下口水,但似乎又察觉到了什么似地不安地说道:“凯恩,等下万一午饭没了怎么办?”
    凯恩好似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问题,翻了下白眼,并不答话,直接无视了路易斯的问题。
    这时,会议室的门“唰”的一声毫无征兆地打开了,吓得凯恩赶紧站直身体。维尔,凯尔茜和路德维希依次走了出来。维尔瞪了凯恩一眼 ,凯恩立刻举起手敬了个军礼,不过嘴角却微微地撇了撇,满不在乎似地。
    凯恩细微的表情正好落在擦身离开的凯尔茜的眼里,但她并没有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吃完午饭后,凯恩正打算到处走走,却在回廊迎面碰上了凯尔茜,凯恩似乎有点不耐烦但还是举手敬礼,就打算离开,但却被凯尔茜叫住了:“你似乎比较讨厌我?”
    “没有,长官。”凯恩低着头回答道。
    “我并不是以理事会议员的身份问你,我只是想知道原因,你似乎对维尔将军也不太尊敬。”
    “没有,我一直都很尊敬……”说着凯恩抬起头,却迎上了凯尔茜凌厉的目光,一时语塞。
    顿了下,凯恩缓缓地开口说道:“我只是,只是觉得伊尚元帅和那些战友们冒着生命危险在同深渊战斗,而我们却在这用着同伴们换来的时间修建这该死的星际堡垒,这星际堡垒为的就是保护那些整天坐在桌子前颐指气使,贪生怕死的家伙,觉得不值!”说道后面凯恩逐渐激动,声音也渐渐提高。
    凯尔茜没有打断他,也没有生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凯恩继续说:“你们每天就在这母星域视察这视察那的,你们为什么不去那些被深渊感染的星域视察,为什么不去内部星域看看那里还有多少人每天盼着撤离的舰船到来!”
    面对凯恩的责问,凯尔茜侧过身,望着窗外深邃漆黑的宇宙深处,似乎如同深渊一般黑暗,连一丝星光都难以逃离。而窗户倒映出的凯尔茜的神情有些落寞和无奈,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过了一会,她收敛神色却依旧看着窗外的宇宙,像是对着自己说道:“你的这些问题我不会给你解释,或许给你解释你也不会相信,我觉得你应该自己去找答案。”
    她转过身来看向凯恩若有所思地继续说道:“我像你这样的年纪也有过和你一样的疑问,但如今我觉得我差不多已经寻找到了答案。如果你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保卫人类的话,那么就努力把世界变成你想要的样子吧。”
    凯恩听完凯尔茜的话,静静地立在那似乎若有所思,就连凯尔茜的离开都未曾发觉。
    ……

    星元纪174年1月,内星域防线全面崩溃。理事会下令摧毁了从内部星域通往母星域的所有星门,能够跃迁的救援舰船也被禁止进入内部星域。与此同时,以三座星际堡垒为基础的母星域最终防卫线部署完成,人类已再无退路。

    星际堡垒内部,作战室。维尔将军看着眼前的星际图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这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
    “唰”随着门被打开,凯恩挺着胸膛,精神奕奕地走进作战室,向维尔敬了军礼,汇报道:
    “报告,从军部发来的机密文件。”说着把手中的文件交给维尔。
    维尔抬起头,看了眼凯恩,接过文件,解开保护设置,浏览起来。看到后面维尔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半晌,他看向凯恩,低沉着声音说道:
    “凯恩中士,马上去召集卡莉,欧文和特拉维斯来作战室,有个任务要交给你们。”
    “是。”说着,凯恩走出了作战室。而维尔静坐着盯着手中的文件,紧紧地皱着眉头。
    ……